當你以為全世界都等著看你笑話,突然有個人無預警地出現,告訴你其實堅強外表下的內心有多脆弱,被剖開的不只是任性的淚腺,還有武裝許久的傷口。

自從吉哥逐漸脫離,就不曾有另一個人出現,靜靜坐下來跟我談人生、態度、方法、理念、未來,橫衝直撞最後滿身是傷,蓋上紗布視而不見,是我最常用的方法。痛嗎?當然痛啊!但,就是愛逞強。

眼淚,潰堤。逞強到淚水都不許滴出眼眶。

你要我站在她的立場思考,想想聽到這樣的話作何感想。
我答:「我沒辦法感覺到她在想什麼。」
妳說:「就是因為你沒辦法站在別人的立場,所以才會常常說錯話,傷到人家。」
是嗎?
其實我知道那感覺,只是,我覺得,之後的我被傷得更痛更深,深到,我已經不願意再提起這件事、這個人。

血肉糢糊的畫面,只適合被覆蓋,紗布是不能被揭開。

自信包裹著不確定,微笑虛偽地出現在需要應對的場子裡,越來越大的年紀,見到越來越廣的世面,認識越來越多的朋友,聽到越來越多的輿論批評,顯得自己越來越渺小,渺小到經不起一丁點的不順遂﹔躲避,站在高處無法做自己,不能說話,不能反擊,閉嘴,我~不會再有反應。

謝謝你給我的衝擊,讓我更加確定,我很介意,但我也早已放棄。

淚水,被風拭去。

全站熱搜

幸福微笑小瑪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